您好,欢迎您来到福州通!
东南快报社官方网站

网红是如何“制造”出来的?

54%的95后最向往职业是主播 部分网红机构声称要想红先整容

时间: 2018-09-11 16:36:20        来源:综合新华社、南方都市报、北京晨报
凡东南快报、东快网原创的新闻稿,未经明确授权,谢绝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东快热线:968977。
 

\

papi酱

    2018年以来,头部直播平台可谓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多个直播平台上市,这也给网络直播行业添了一把火。根据新华网此前的调查统计,54%的95后最向往的新兴职业选择为主播、网红。

    近日,记者调查发现,相比早前的娱乐型网红,当下商业型网红成为直播界的一股强流,还形成了一条直播产业链:从网络孵化培训,到签约机构及业务推送平台。

    想当网红还有“速成班”

    2015年,小艺(化名)开始接触直播,“最开始是在微博唱歌,虽然没有火起来,但是积累了一些粉丝。”2016年8月,小艺涉足美妆领域。一个妆容分享的视频在B站上架后,通过微博端进行宣传和转发,三天之后获得了11.2万观看量和800余条评论,一周内小艺的微博粉丝由3700人增至4300人。随后,就有机构向小艺发出邀请,希望其成为公司签约网红。

    南都记者采访了解到,想成为商业网红,第一“门槛”就是粉丝量等硬指标。比如,淘宝网红主播的招聘条件,是要求网络主播的微博粉丝过2万或淘宝粉丝过1000;京东的网红达人评估标准也需要考核粉丝运营能力。

    如何才能成为商业网红?记者为此展开体验。“高人指点”称,网络上有许多网红“速成班”,较为典型的一种是进入微信群,群内有“老师”指导,偶尔会与网友分享直播案例。最终,记者选择了“头条易”的微信培训群。

    公开信息显示,“头条易”是一个集合了诸多头条号、抖音等自媒体人的平台,具有企业抖音认证、抖音营销策划、短视频IP孵化、新媒体线上讲堂等功能。记者被拉入“抖音达人交流群”。群里有专门的“老师”讲授直播相关知识,还会分享所谓的抖音“内测名额”“推广工具”。

    记者在“抖音达人交流群”期间发现,涨粉可谓是每一个群内网友关心的话题。一名较活跃的抖音主播“果冻”表示,前期还是靠刷赞,而且自己就可以刷赞,50元就可以刷1万个赞。此外,果冻也在朋友圈发布了不少“刷粉”门路:抖音网红孵化训练营,门槛是3888元,做某款“轻体养颜”的微商产品的总代理,只要报名成功就能送3万粉丝,还有三条热门动态保障。

    不仅个人可刷赞,记者在网络上发现了各种刷赞平台。为此,记者在网上花了10元,为自己的抖音号刷赞。一两个小时后,抖音号上的赞就增加了3000个。

    想要“红”先整容

    “工作时间自由,地点自由,收入高。”“放学别走,来直播!”记者在成都多所高校特别是艺术院校周边看到,大量网络主播经纪公司的广告吸引了不少怀揣网红梦的年轻人。“不整容的话8000元保底,整容的话1万元保底。”2017年8月15日,成都女子小西来到成都一家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应聘网络主播时,被如此告知。

    公司称整容是一笔前期投入,有保底工资作为保障很快就能挣回来。在公司的介绍下,她和另外几名主播一起来到成都美黎美医疗美容,进行双眼皮和开外眼角手术,外加打两次溶脂针和十次美白针。

    “费用总共7万多元,我钱不够,美容顾问就让我贷款。”当天,小西从“易美健”和“美人黛”两个网贷平台贷了5万多元,利息近2万元。

    手术康复后,小西开始了她的网络主播生涯。她每天在公司提供的直播间里直播4个小时,一个月过去,粉丝只有30多个。“一个经纪人管着十几个主播,其实就是放养,一个星期看你没什么人气,就不理你了。”她说。

    3个月后,她总共拿到4400元,去找公司理论要保底工资时,公司称还有一份补充协议,需要完成业绩才有保底。

    随后,她要求整容机构退还没有做的项目费用,起初遭到拒绝,经她多次哭诉请求,才退了一部分。小西透露,与她有类似遭遇的还有多人,年龄最小的18岁,最高的贷到11万元。

    记者暗访时发现,几乎所有经纪公司都有合作的整容机构。在记者暗访的其中一家公司,负责人称与铜雀台韩国整容美容医院、华人医联整形等有合作,“院长做手术能保证一次过,如果你们自己找整容机构,做完鼻子可能是歪的,要多花钱再次修复。”负责人还称,如果能介绍主播整容,能给记者10%的提成。

    “其实当主播就是看你怎么样去‘撩’。”“你跟粉丝建立联系后,称呼逐渐变成‘哥哥’‘妹妹’就好了,这只是一个身份的转变。”暗访中,经纪公司工作人员向记者如此传授“秘诀”。

    拿到直播邀约出场费不菲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选择“职业网红”?因为其背后是市场规模的扩大化以及变现方式的多元化。

    有行业报告显示,2017年,国内泛娱乐直播市场规模达到453.2亿元,较去年增长63.6%。此外,在网红各领域收入中,占比排名前三的分别为广告、电商、直播分成,分别为19.6%,19.3%及17.2%,网红变现方式逐步多元化。不难看出,广告成为变现重要方式:数据显示,2017年开始与广告主签约的网红人数占比达到57.53%,网红合作广告主的类型主要有餐饮、美妆、服装、数码及汽车领域。

    大黄(化名)是一名商业网红,在接收到签约公司的邀约后便签约平台。2017年初,他签约时的微博粉丝数为6万。签约之后,大黄有了接拍软广告和接受品牌福利的资源,“一般每个月能接到2-3条,以服装、美妆产品、护肤品、网红店推广为主,价格在300—2000元不等”。大黄对记者表示。

    “现在邀请商业网红直播的费用有两种,一种是抽成,另一种是给出场费。”

    广州一家知名清洁品公司相关人士介绍,由于现在平台销售活动越来越多,当公司有直播需求时,会在平台留言,平台就会推荐一些商业网红过来。记者了解到,淘宝平台推送的主播就有两种付费标准:一种情况是按照产品销量抽成;另一种直接计算主播出场费。

    网络直播产业仍需进一步加强监管

    对于商业直播网红行业,市场上仍存在不同的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商业直播作为一个噱头炒作还可以,但要把它当成一个稳定的商业模式恐怕不妥;而另一种意见则肯定直播在电商中的作用,并看好其长远发展模式。

    四川大学法学院副院长刘昕杰指出,网络直播产业为草根阶层创造了成名通道,对网络市场和社会发展有一定的补充作用,但这一产业在法律规范、行业标准、市场监管、行业自律等方面不成熟,网红的形成还很大程度依赖于程序化的炒作和无序化的竞争。建议加快网络直播产业的立法,制定行业标准,对直播平台、经纪公司的资质和经营活动加强审核和监管。
 

想当网红,真的错了吗?

    互联网时代,网络主播已经成为不少人就业的理想目标。根据《2016高校毕业生毕业去向的大数据报告》,当年应届高校毕业生从事的新兴行业第一名便是网红主播。

    与此同时,大学生想当网红的现象,也每每引发关注和争议,甚至引来不少批评。想当网红,真的错了吗?

    互联网时代,有年轻人想当网红,也是正常现象,不必过分担忧。其实,年轻人想当网红,就和过去想当明星、科学家一样,只是一种想法,当他们真正面临职业的选择时,仍旧能坚持这一想法的,并没有多少,多数人择业时还是相对理性的。

    也有不少人对网红抱有误解,觉得网红不是什么好职业,其实网红也有很多种,确实有一些以低俗、恶俗的表演吸引眼球,但也有传播正能量的,也有认认真真卖力表演的,所以还是要客观看待网红这一新的职业。

    对于社会来说,网红是新事物,是社会变化中产生的众多职业增量中的一种,和互联网技术的发展息息相关。

    事实上,现代的大部分职业,都是最近一百年中出现的。以电影明星为例,电影出现也不过百年,以前哪儿有电影明星呢?在未来,还会有新的职业出现,难道每次都要担忧一番吗?

    有人觉得,年轻人想当网红,是因为觉得网红轻松又赚钱多,不能说没有这样的年轻人,但这也不一定代表好逸恶劳。职业是不分贵贱的,有些职业可替代性比较强,谁来都是那么干,相对的待遇可能就低一点儿,有些职业可替代性很低,同样的事情,换一个人做,结果可能会完全不一样,明星就是这样的职业,网红也是。

    假如真的有过半的大学生想当网红,那确实是一个值得担忧的问题。

    问题之一,网络主播的市场,有没有那么大?我们国家现在每年毕业七八百万大学生,哪怕十分之一想当网红,也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市场。

    问题之二,大学生对自身的认识是否清晰?事实上,真正成为网红的只是极少数,至少要外貌出色或者有一技之长,而且女生比男生更容易成功,这本身就说明,网红并不是一个人人都适合的职业。

    甚至不必那么多,哪怕有10%,或20%的人想当网红,也很有问题。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当网红?除了少数确实有相关才能和天赋的人之外,大部分人无非是觉得当网红轻松,又能名利双收,这无疑是一种不正确的价值观基础上的追求,所以说,如果真的有很多年轻人想当网红,确实是不正常的。

    网红有点儿像明星,市场需求没有想象得那么大,站在顶端的更是凤毛麟角,贸然进入,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小。

(网络编辑:毛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