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全国最大的古民居单体建筑闽清宏琳厝被冲塌

时间: 2016-07-10 09:34:13        来源:大闽旅游
凡东南快报、东快网原创的新闻稿,未经明确授权,谢绝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东快热线:968977。
    如标题……闽清宏琳厝,这座屹立了200多年的古民居,在台风尼伯特面前没有幸免于难:多处墙体倒塌,屋顶坍塌,情况不容乐观。
 
\
    宏琳厝一半被浸在水中。图片来自网友@隔壁Dde老王

\
    因在大水中泡了太久,宏琳厝宏琳厝正门围墙处已坍塌。图片来自网友@ltuking

\
    坍塌现场惨烈。来自网友@ltuking
 
       
    就在今天以前,度娘上关于它的描述还是这样的:"在福建省闽清县坂东镇新壶村,有一座规模庞大的古民居——宏琳厝(俗称新壶里)。它历经几个世纪的风雨沧桑仍然屹立,以独特和鲜明的时代特征凸显在人们的面前。宏琳厝是全国最大的、保存最完好的古民居单体建筑。"
 
    作为旅游人,看到这样消息万分痛心。多年来一直想去的地方啊,还计划好吃闽清的糟菜粉干、泡七叠温泉啊/(ㄒoㄒ)/~~或许不久后它还会再现,但历史的痕迹呢,能像过去一样吗?我们用图片的形式来认识一下“宏琳厝”的辉煌……
 
\
 
    宏琳厝是建于清乾隆六十年,就是差不多220多年,最早建造者是药材商人黄祖嘉,后来其子宏琳建在1823年建设完毕,前后历时28年。宏琳厝居住着黄姓家族,历经11代后,宏琳厝现已形成一个自然村落。(*@ο@*) 哇~一座宅子一个村落,可见其规模之大。
 
\
 
    宏琳厝为什么敢称自己是全国最大的古民居单体建筑呢?这还得追溯到1994年11月,那时候“宏琳厝”的屋主黄德展从中国建设报上看到一篇《我国最大的古民居建筑群·甘熙故居》,称甘熙故居为中国最大古民居,他曾专门撰文表示质疑。他说,作为古民居整体建筑,闽清县坂东镇新壶村的古建筑“宏琳厝”,就比甘熙故居建筑群范围大得多,建筑技艺也高超得多。他的质疑文章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先后有北京、天津、武汉、广州等建筑研究院的专家学者来到“宏琳厝”进行研究、考察,最后得出结论,“宏琳厝”是研究中国古民居建筑艺术特色的瑰宝,“最大”之说当之无愧。
 
\
 
    大家肯定要问,那乔家大院什么的呢?屋主自己是有证据可证滴:他说,被誉为“江南第一屋场”的湖南省岳阳县的“张谷英”大屋,其占地面积只有9000多平方米,山西“王家大院”、“乔家大院”等均是院落群体,并非单个建筑,福建永定土楼也仅11000多平方米,著名的江南民居建筑群——位于南京市建邺区的“甘熙故居”其占地面积也仅14000多平方米。宁波镇海区“十七房”,只是17栋房相连的建筑群,外有围墙。由此可见,中国最大的单幢古民居当属福建闽清“宏琳厝”古民居。
 
\
 
    除了规模之大,宏琳厝在建筑设计上也可圈可点。它以纵向中轴布置直入三进的正屋:第一进由家中的小字辈居住;第二进由家中的中字辈居住;第三进由家中的老字辈居住。这种建筑布局体现了中华民族“长幼有序”的伦理规范。
 
\
 
    以正屋为中轴对称旁开的建筑物称“横厝”,是女仆人生活的场所。横厝再向外扩展的建筑称“外横厝”,是男家丁居住的场所,体现了“主从别”。街、廊、弄、墙贯穿其间,既前后呼应,又左右逢源。一次性设计、施工,一气呵成,建筑专家们认为宏琳厝是中国民居建筑的优秀范例。
 
\
 
    而且,还要特别讲讲宏琳厝的消防设施:宏琳厝第一进与第二进、第二进与第三进过渡地段的建筑,叫过雨亭。过雨亭的建筑功能是给居民生活起居带来方便,它潜在的建筑功能是作为消防设施。由于古建筑材料多为可燃材料,很容易引起火灾。一旦发生火灾,家长便组织家丁将起火附近的风火山墙下面的门洞用土墩堵塞住,然后再推掉过雨亭建筑,这样断掉火源,又有宽宽的隔离带,可以有效地抑制火势的蔓延。
 
\
 
    同时,宏琳厝的排水系统也令人称奇。它的地下纵横的下水道和安排得当的窨井相联成整体。宅旁的消防渠保持清水畅流,窨井多设在上下沟的交汇处。整座房屋的47口窨井按统一的位置设计,一旦发生火灾,可以就近取水灭火。由于下水道互相贯通,水就会根据人的意志,直达救火前沿。
 
\
 
    此外,宏琳厝窗的设计给人很多启示:窗的位置偏高,是为了保证室内生活的隐蔽性;窗屉的设计上下左右推拉,将窗扇活动空间缩小到最大程度,给生活起居带来许多方便。大家族里人口众多,往返活动频繁,窗扇向室内外开户过大难免会造成人丁无为的碰撞伤害。大家族与小家庭居住情况迥异,窗扇的开户情况也不能同日而语。由于窗屉板活动的空间仅限于墙体内部,没有受到风雨的侵袭和人为的损害。
 
\
       
    说了这么多,我还没去过/(ㄒoㄒ)/~~……以上这些介绍还只是宏琳厝的建筑辉煌中的一部分,正等待人们去发现挖掘,而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今早重建它,尽可能地去还原它,而历史的模样只能活在照片里和你们的印象中了……
(网络编辑:毛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