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花31万看病未果 到第三家医院156元治好

时间: 2015-07-14 10:28:57        来源:成都商报
凡东南快报、东快网原创的新闻稿,未经明确授权,谢绝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东快热线:968977。
 

7月9日,徐先生(中)和亲友与院方(左)交涉。

成都商报记者 胡挺 张漫 摄影 王红强

在两家医院花掉了31万元治疗“性病”后,认为自己受骗的资阳人徐明强(化名)到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检查,诊断结果显示,所谓的“尖锐湿疣”只是一个小小的发炎,花费156元即治愈。徐明强先后找到两家医院,退回了28万元的治疗费。

蹊跷的是,在青羊区第五人民医院治疗时,徐明强称自己先后交了约11万治疗费,但医院账目内却只有1万3千多元入账。对此,该院院长表示,这是当事医生做内鬼,吃了患者的钱,没有交给医院,并表示要就此事报警。

咄咄怪事

男子:在两家医院花31万看病

徐明强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去年7月30日,他发现生殖器有一点发红,通过上网查询后来到青羊区第五人民医院就诊。主治医生曾主任说他得了尖锐湿疣,先打了一针,然后“照光”,半小时花了1000多元。“曾主任说再不治疗就要癌变了。当天就花了5000元。钱是曾主任收的。”

在一份准备给青羊区卫生局的投诉信中,徐明强称,他在该医院看病的时间为2014年7月30日至8月7日,“就诊后医生没有给我病历和发票,总共花费11万元。”

徐明强称,今年4月时,自己的病情似乎复发了,“症状跟去年一样。”他再次上网查询,并选择了另一家男科医院,约三天时间,自己花费以及预交了约17万的费用,还打了一张3万元的欠条。因借钱时被同学发现,认为他上当了,随即,同学一行人到医院,经协调后医院退还了约17万的费用。徐明强表示,由于他跟这家医院有协议,因此不愿公布这家医院的名字。日前,成都商报记者联系到该家医院一位负责人,希望了解徐明强在这里的诊疗及退费过程,该负责人表示自己在出差,回成都再回应。

华西医院:

仅花156元,就治好“发炎”

在经过两次治疗后,徐明强的朋友建议他去大医院检查,看到底是什么病。“今年5月27日、5月31日去华西医院检查诊断,最后确诊为包皮龟头炎,华西医院教授开了一百多元的药就好了,我被误诊了。”徐明强说,他拿出一张开具于今年5月31号的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处方笺,上写临床诊断为:包皮龟头炎,并开出了6盒药物,金额为156元。

7月9日,徐明强和数位同学找到青羊区第五人民医院院长徐某“讨说法”,希望要回11万元的医疗费。对方称,当日内就给解决,“下午我们就把曾主任喊过来,再电脑查账,给你们解决。”约半个小时后,徐明强的朋友尝试拨打曾主任的电话,显示已关机。

医院查账只收了1万3千多元

剩下钱去哪儿了?

7月9日下午,在徐明强及亲属的一再要求下,青羊区第五人民医院徐院长表示,可以让医院进行查账。查账的结果让所有人都惊讶,徐明强在该医院所交的费用显示总数为13236元。而从8月1日至8月7日,没有徐的任何交费记录,也就是说,这期间医院账目内没有收到徐一分钱治疗费。

这与徐明强的说法完全不一致。“从7月30日治疗到最后8月7号,每天都在交钱给曾医生,交了钱后,曾医生才拿药给我治疗,但是一直没给我发票。”徐明强提供给成都商报记者的银行交易记录明细显示,从7月30日至8月7日,徐的三张银行卡分别取现20500元、20000元以及53500元,总计取现94000元。徐明强说,除了从银行卡里取出94000元,自己还交了部分现金,加起来的数额应该在11万左右。

另一个让人疑惑的地方是,患者徐明强7月30日前两笔交费的时候,费别还是“普通”,从7月30日下午开始,之后所有的费别,均变成了“市区医保”。对于一名患者为何上午还是“普通”患者,下午就变成了“市区医保”患者,该院并没有做出解释。

院方回应

当事医生“内鬼”吃钱 将报警查处

对此,该院徐院长认为,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是当事医生曾主任在中间吃钱。“你们帮我揪出了这个‘内鬼’,他收了患者的钱,但并没有把这个钱交到医院的账目里面去。”

徐院长说,曾主任早在上个月已经被医院开除,理由是“连续三天不来上班”。他同时表示,对于曾主任的行为,他将会报警处理。但一个多小时后,他仍没有打电话报警,一名家属催促他报警,他说:“我肯定要报警,但要先把他(曾主任)找到再说。”

昨日下午,成都商报记者电话联系到曾主任,以患者朋友的名义询问对方,为何医院账户里只有1万多元钱,曾主任答复:“具体我也搞不清楚,有什么事你问医院。”随后挂断了电话。一个多小时后,成都商报记者再次以记者身份致电曾主任,在听说是记者采访后,他在电话中说:“你打错了。”随后挂断了电话。

退回患者11万元 院方:“我相信他”

此前,面对徐明强的退款要求,徐院长表示,目前患者没有任何证据能够证明曾在医院花费11万元,只能查医院的账目,“查到花了多少就退多少”;但在查账后,还没看到徐明强的银行交易流水记录,他就愿意全额退还11万元。“至于银行流水记录,你回去后给我打印出来,记得拿给我就是了。”

这个举动甚至让徐明强也略感意外,很快,他去了医院财务室,并在当天下午就收到了11万元的退款。

成都商报记者询问徐院长,为何会在患者没有拿出任何证据证明曾在医院花费11万的情况下,甚至连银行交易记录都没有打印出来的时候,就向患者退款。对方表示:“他说的应该是真的,我相信他。”

(网络编辑:蒋成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