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候

2015-05-26 14:44:09   来源:东南快报
  •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丁一是河南人,27岁,是福州市马尾区某小区的一名普通保安。比较特殊的是,他只值夜班。
白天的时间,丁一要照顾自己的父亲丁泽潮和妻子时雪凡。去年8月的一场车祸,让他们成了植物人。
“晚上我值班,我姐就过来帮忙。白天我跟我妈一起照顾他们。”夜班从下午6点到早上8点。工作地点离家很近,下班后丁一一路小跑回家,开始一天的“正职”。
简单吃过早饭,丁一小心翼翼地抱起父亲,帮他翻身,再用热毛巾细细地给他擦身,然后轮到妻子。
接下来是喂饭,丁一用搅拌机把米面打碎,打成糊状,再用注射器一管一管地通过胃管打入父亲和妻子的胃中。糊状的米面在针筒里,要把它们推进胃管需要花很大的力气,每次喂完饭,丁一的手臂都是酸的。
喂过早饭,丁一拿出手机,给父亲和妻子播放音乐。经常播放的歌曲是西游记主题曲,丁一说,这是他父亲最喜欢的歌,他想用音乐唤醒父亲。
在丁一看来,父亲丁泽潮的情况比妻子时雪凡好一些,丁泽潮有意识,能听懂话语。“我让他伸手,他会照做。”丁一告诉记者。
而时雪凡虽然能睁眼睛,眼神却无法聚焦。因为病情较重,时雪凡做过两次开颅手术,且没有进行修复手术。她的头部两侧深深凹陷进去,形状诡异,但面容清秀。
“她睁着大眼睛看着我,和以前一样好看,她肯定会醒过来的。”闲下来的时候,丁一坐在妻子床头,深情地凝视,有一搭没一搭地回忆着他们的过去。
中午喂完饭,丁一会简单眯一会觉。他睡得浅,父亲丁泽潮的一声咳痰声,他就会惊醒,从房间跑出来,熟练地拿起工具帮父亲吸痰。下午5点,丁一起床,穿上制服准备上夜班。
狭小拥挤的出租房内,丁一的生活像陀螺一样,忙忙碌碌地重复着。“我想早点带他们回家,回河南。”丁一说,这是他目前最迫切的愿望。
每个月房租1800元,医药费2000多元,丁一一个月的工资只有2700元,入不敷出,他们一家已经欠下了3个月的房租。
今年3月份,丁一向法院提起诉讼。4月29日,第一次庭审。关于赔偿金,丁一一家始终无法与对方达成一致,两次调解不成。车祸后的诉讼之路看起来还很长,丁一不知道自己还要在福州呆多久,他不愿去想。
他说:“我会一直守护着他们,不论是在福州还是回到老家”。       
东快记者陈腾健 朱亚琴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