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艺》——桶街

2015-05-25 11:09:51   来源:东南快报
  • 郑茂翁,今年37岁,来到福州18年,经历了桶街的三次搬迁,从最开始的玉环路,到台江华联后的小巷,再到如今的长乐南路。郑茂翁一直坚守着这份即将被世人遗忘的手艺。对于桶街的未来,郑茂翁心中总有点隐隐的担忧。
  • 如今的桶街,大部分店面回荡的多是吆喝买卖的声音,而郑茂翁的小店还奏响着制桶的“交响乐”。郑茂翁正坐在店门口给原木削着皮。
  • 制桶前,要按照客户的需求,标记各种尺寸,不允许有丝毫的差错。
  • 每块木板都要用机器磨平,并且切片。每天伴随着他的就是“轰隆隆”的机器声和“成堆”的木屑。
  • 切好条状的木板,需要先安插上木钉,而针对“浴桶”来说,还需要再涂上粘合剂,保证两片木条严丝合缝。不易漏水缩短使用寿命。
  • 每个木桶,就是这么一片一片木板拼接而成。用郑茂翁的话说就是,自己的眼睛都快盯成“斗鸡眼”了。
  • 拼接好木块,还要用铁锤施加点外力予以固定。
  • 在这个不大的厂房里,郑茂翁除了制作木桶,偶尔也会制作一些圆桌。对他来说,不管是桶还是桌,工序都早已熟能生巧。
  • 现在市面上,木桶的使用率越来越高,不仅环保节能,还有天然的原木香。
  • 郑茂翁的生活已经离不开这些木板木屑和敲敲打打,他说,他的生活比较单调,几乎每天重复同样的事情,闲下来休息的时候,看着这些晾晒在外的木板就觉得亲切和自在。
曾经辉煌的桶街,如今默默伫立在城市的角落,若不是门前飞起的木屑和嘈杂的刨木声,恐怕它早已被淹没在车水马龙里。
坐在一家不足30平米的小店门口的郑茂翁,正在给一个个原木削着皮,37岁的他和桶街的年岁相比,远远年轻的多。来到福州18年,经历了桶街的三次搬迁,从最开始的玉环路,到台江华联后的小巷,再到如今的长乐南路。郑茂翁一直坚守着这份即将被世人遗忘的手艺。
小店里各种竹器用品一应俱全,浴桶、饭甑、砧板、圆桌、蒸笼、竹梯等都井然有序地堆放着,空气里也满是杉木的味道。“一到年关,浴桶和饭甑就相对比较热销。”郑茂翁刚接完订单欣慰地说。
如今的桶街,大部分店面回荡的多是吆喝买卖的声音,而郑茂翁的小店还奏响着制桶的“交响乐”。随后,东南快报记者跟随郑茂翁来到位于冠洲村的小工厂里,目睹了整个制桶的过程。
从锯板厂运回的木片首先要在户外晾晒个把月,然后根据客户要求切割成条,将这些木条涂胶并拼接成环状,然后上底板。“木板打磨的精细以及拼接的技巧都是影响整个木桶是否漏水、是否稳固的重要因素”,郑茂翁目不转睛地拼接着每块木条。整个木桶拼接完毕,还要进行内外再次打磨并上漆。制作一个木桶大约需要一天时间,价格不过300来元。而店面的租金则是它的十倍还多。
“冬季的生意相对好些,夏季就惨淡许多,由于使用率低,更换就没有那么勤快,自然没有生意光顾。”郑茂翁很是无奈。即便是生意艰难,郑茂翁还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和这门手艺让家人过得更好,“只要坚持下去,日子总会好的。如果年轻人都不传承,那桶街真的要消失了”。
东快记者 刘兴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