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岁小学生的求学路

2015-05-18 10:57:01   来源:东南快报
  • 开学第一天,严生锦期盼了两个月,终于又等到了他最爱的上学时间。在福州闽侯县大湖中心小学六年2班的教室里,这个17岁的男孩显得格外特别。这个本该读高中的年纪,却因为他是一名脑瘫患儿,连上学的机会都变得那么珍贵。
  • 严生锦来自大湖乡上苑村,17年前出生时,他和同龄孩子无异,可爱健康,自从1周多时被诊断出患了脑瘫,他的人生轨迹就变了。“当时虽然查出了问题,可是家里实在没钱,没法给孩子治病,只能把他带回家。”严生锦的妈妈洪美珠无奈地告诉我们。
  • 患了病导致严生锦不会走路,所以一直没有去上学。直到10岁那年,当他看着小朋友背着书包上学时,哭着说:“妈妈,我也想上学。”洪美珠才决定,送他去上幼儿园。每天,洪美珠都得背着儿子去上学,放学再去背他回家,后来,儿子开始学走路,就变成她背一段路再搀着他走一段路,一直到三年级时,儿子才开始慢慢地一个人走路。
  • “学走路时,不知道他摔了多少次,现在,两个膝盖和后脑勺还都有跌倒后留下的疤。”洪美珠心疼地说,直到现在,孩子走路还是不稳,还是会摔,好多次儿子摔得浑身是血,可是哪怕再痛,都没听见他哭一声。我们摸了摸严生锦的膝盖,问他“疼不疼”,他低声说:“疼,可是怕妈妈担心,不敢哭,现在已经不疼了。”
  •  放学后回到家,严生锦拿出新发的课本,写起了作业。因为患病,他的手不停颤抖着,为了不让写出的字变歪,他非常用力地握着笔,一笔一画地写,特别认真。“我想上学,喜欢上学。”他告诉我们,他最喜欢念语文,特别是诗词。虽然有同学会欺负他,可是也有同学愿意和他玩,在学校的时候,他很开心。
  • “他很安静,可是学习很刻苦,做作业也很认真。”严生锦的班主任林老师告诉我们,虽然他的学习成绩并不好,可是她明显感觉到他进步了。
  • 因为学校离家远,他们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废旧的仓库,一个月几十元的租金,一家人生活全靠丈夫骑摩托车载客挣的一点小钱。“我们没文化,教不了孩子,只能在生活上照顾他们。”在洪美珠的眼里,儿子懂事又坚强,可是因为身体受限,他的生活还是没法自理,她每天还得帮儿子洗脸洗脚,叮嘱他注意很多小事。
  • “虽然他学习并不好,可是只要他想学,我们就会让他一直念下去。”洪美珠说,她不知道孩子以后会变成怎样,她只希望,孩子能一直快快乐乐的。
开学第一天,严生锦期盼了两个月,终于又等到了他最爱的上学时间。在福州闽侯县大湖中心小学六年2班的教室里,这个17岁的男孩显得格外特别。这个本该读高中的年纪,却因为他是一名脑瘫患儿,连上学的机会都变得那么珍贵。
严生锦来自大湖乡上苑村,17年前出生时,他和同龄孩子无异,可爱健康,自从1周多时被诊断出患了脑瘫,他的人生轨迹就变了。
“当时虽然查出了问题,可是家里实在没钱,没法给孩子治病,只能把他带回家。”严生锦的妈妈洪美珠无奈地告诉我们。患了病导致严生锦不会走路,所以一直没有去上学。直到10岁那年,当他看着小朋友背着书包上学时,哭着说:“妈妈,我也想上学。”洪美珠才决定,送他去上幼儿园。
每天,洪美珠都得背着儿子去上学,放学再去背他回家,后来,儿子开始学走路,就变成她背一段路再搀着他走一段路,一直到三年级时,儿子才开始慢慢地一个人走路。
“学走路时,不知道他摔了多少次,现在,两个膝盖和后脑勺还都有跌倒后留下的疤。”洪美珠心疼地说,直到现在,孩子走路还是不稳,还是会摔,好多次儿子摔得浑身是血,可是哪怕再痛,都没听见他哭一声。我们摸了摸严生锦的膝盖,问他“疼不疼”,他低声说:“疼,可是怕妈妈担心,不敢哭,现在已经不疼了。”
放学后回到家,严生锦拿出新发的课本,写起了作业。因为患病,他的手不停颤抖着,为了不让写出的字变歪,他非常用力地握着笔,一笔一画地写,特别认真。
“我想上学,喜欢上学。”他告诉我们,他最喜欢念语文,特别是诗词。虽然有同学会欺负他,可是也有同学愿意和他玩,在学校的时候,他很开心。
“他很安静,可是学习很刻苦,做作业也很认真。”严生锦的班主任林老师告诉我们,虽然他的学习成绩并不好,可是她明显感觉到他进步了。因为学校离家远,他们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废旧的仓库,一个月几十元的租金,一家人生活全靠丈夫骑摩托车载客挣的一点小钱。“我们没文化,教不了孩子,只能在生活上照顾他们。”在洪美珠的眼里,儿子懂事又坚强,可是因为身体受限,他的生活还是没法自理,她每天还得帮儿子洗脸洗脚,叮嘱他注意很多小事。
“虽然他学习并不好,可是只要他想学,我们就会让他一直念下去。”洪美珠说,她不知道孩子以后会变成怎样,她只希望,孩子能一直快快乐乐的。
东快记者 吕诚 王惠敏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