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电影放映员

2015-05-18 10:32:00   来源:东南快报
  • 一个装着银幕的编织袋,一台沉重的放映机以及两个音响……徐景芬骑电动自行车载着设备走村串巷,为深山里的百姓搭起一个临时“影院”,给他们带去欢乐。徐景芬是福州闽侯县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员工,也是目前福州地区唯一的女性乡村电影放映员。18岁起,她承父业开始走村串巷,为闽侯乡间的老百姓播放电影,至今已有30多年。
  • 8月8日傍晚,轮到闽侯县荆溪镇关口村播放电影,徐景芬早早就收拾好了播放设备,然后用电动自行车载着设备早早地来到了关口村。当晚,她丈夫梁平也来到村里帮忙布置临时“电影院”。
  • 临时“电影院”搭好后,徐景芬并没有立即播放电影,她说,由于夏天昼长夜短,很多村民都是傍晚6点后才忙完农活,为了让更多村民能完整地看到电影,她都会把播放时间推迟到晚7点,一个晚上播放两部影片,一般到10点半后才散场。
  • 趁着空闲时间,徐景芬亲自当清洁工清扫地面的垃圾,丈夫梁平则帮忙贴电影海报。当晚7点,电影开始放映,播放的影片是《龙门飞甲》。电影刚开播,小小的临时“影院”里就已经聚集了近百名村民,他们携家带口,或站或坐,有些村民索性将晚饭端到了现场,边看边吃。
  • “这些电影每部我都看了十几遍,听声音就知道放到哪了。”放映过程中,徐景芬告诉记者,父亲早年就奔波在闽侯各个乡村播放电影。从小跟在父亲身边放电影的她,渐渐地也成了一个电影迷。
  • “那时候比现在辛苦多了。”徐景芬说,刚开始放电影时,设备还是16毫米的胶片放映机。出门一趟都要带上几个大箱子,而且设备又大又笨重,经常租拖拉机拉放映设备,每30分钟要换一次胶片。3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16毫米胶片放映机已被轻巧便捷的数字放映机取代。现在只需一个解码卡,就能为村民送上各种各样的电影。
  • “每天都要走一个村子,有的村子只有几户人家,但我也会把电影放完。”徐景芬说,对于一些偏远的村子,由于骑车无法到达,她就会选择包车,在深山里一呆就是一周。
  • “这些都不怕,最怕的是突然下雨。”徐景芬说,好几次在播放过程中,突然下起暴雨,为了避免几万元的设备被雨淋湿,她将雨伞、雨衣都“给了”播放设备,自己却淋成了“落汤鸡”。
  • 在这30多年里,徐景芬还曾一度失业,因为在上世纪90年代后,随着电视和网络普及,露天电影渐渐地被人们冷落。那段时间,徐景芬只能靠打工补贴家用,但她还是经常回到单位给放映机器上油,维护机器设备。
  • 徐景芬能重拾电影放映机,得益于国家实施的“2131”工程。该工程要求每个行政村每月至少放映一场电影,有了政策的支持,我省乡村电影也重新活跃起来,徐景芬和她的同事们,又开始走村串巷,为深山里的百姓送上文化“大餐”。
一个装着银幕的编织袋,一台沉重的放映机以及两个音响……徐景芬骑电动自行车载着设备走村串巷,为深山里的百姓搭起一个临时“影院”,给他们带去欢乐。
徐景芬是福州闽侯县电影发行放映公司员工,也是目前福州地区唯一的女性乡村电影放映员。18岁起,她承父业开始走村串巷,为闽侯乡间的老百姓播放电影,至今已有30多年。
2014年8月8日傍晚,轮到闽侯县荆溪镇关口村播放电影,徐景芬早早就收拾好了播放设备,然后用电动自行车载着设备早早地来到了关口村。当晚,她丈夫梁平也来到村里帮忙布置临时“电影院”。
临时“电影院”搭好后,徐景芬并没有立即播放电影,她说,由于夏天昼长夜短,很多村民都是傍晚6点后才忙完农活,为了让更多村民能完整地看到电影,她都会把播放时间推迟到晚7点,一个晚上播放两部影片,一般到10点半后才散场。
趁着空闲时间,徐景芬亲自当清洁工清扫地面的垃圾,丈夫梁平则帮忙贴电影海报。
当晚7点,电影开始放映,播放的影片是《龙门飞甲》。电影刚开播,小小的临时“影院”里就已经聚集了近百名村民,他们携家带口,或站或坐,有些村民索性将晚饭端到了现场,边看边吃。
“这些电影每部我都看了十几遍,听声音就知道放到哪了。”放映过程中,徐景芬告诉记者,父亲早年就奔波在闽侯各个乡村播放电影。从小跟在父亲身边放电影的她,渐渐地也成了一个电影迷。
“那时候比现在辛苦多了。”徐景芬说,刚开始放电影时,设备还是16毫米的胶片放映机。出门一趟都要带上几个大箱子,而且设备又大又笨重,经常租拖拉机拉放映设备,每30分钟要换一次胶片。30多年过去了,当年的16毫米胶片放映机已被轻巧便捷的数字放映机取代。现在只需一个解码卡,就能为村民送上各种各样的电影。
“每天都要走一个村子,有的村子只有几户人家,但我也会把电影放完。”徐景芬说,对于一些偏远的村子,由于骑车无法到达,她就会选择包车,在深山里一呆就是一周。
“这些都不怕,最怕的是突然下雨。”徐景芬说,好几次在播放过程中,突然下起暴雨,为了避免几万元的设备被雨淋湿,她将雨伞、雨衣都“给了”播放设备,自己却淋成了“落汤鸡”。
在这30多年里,徐景芬还曾一度失业,因为在上世纪90年代后,随着电视和网络普及,露天电影渐渐地被人们冷落。那段时间,徐景芬只能靠打工补贴家用,但她还是经常回到单位给放映机器上油,维护机器设备。
徐景芬能重拾电影放映机,得益于国家实施的“2131”工程。该工程要求每个行政村每月至少放映一场电影,有了政策的支持,我省乡村电影也重新活跃起来,徐景芬和她的同事们,又开始走村串巷,为深山里的百姓送上文化“大餐”。
东快记者 吕诚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