闽侯名刹雪峰寺为千年枯木盖“进口房”

建成后立体呈现庵中“树腹碑”的历史文化内涵

时间: 2015-01-11 07:49:00        来源:东南快报
凡东南快报、东快网原创的新闻稿,未经明确授权,谢绝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东快热线:968977,技术热线:18959114114。
 


枯木庵正在重修


千年柽杉枯木内的“树腹碑”


枯木庵正在修缮中,预计今年年中竣工


工人用绳子将木头拉到房顶上


    工人坐在房檐上作业


    □东快记者熊建鹏/文林良划/图

    闽侯县博物馆和雪峰寺花几百万元巨资,从国外进口木料,从外省运来瓦当,只为给一截枯木修三间房子。这项持续四个多月的工程,目前屋顶已经做好,只等盖上瓦片了。据了解,庵中放置的这一截枯木,有着一千多年历史,自唐以后,历朝历代都对它推崇备至,为它建造屋宇,焚香礼拜!

    这段3米多高的枯木内壁上有笔力遒劲的字体,记录着闽王王审知的事迹。宋代名臣李纲、明宰辅叶向高的“墨迹”都刻在这段木头上。金石家称这段枯木为“树腹碑”,这让它迥异于石头碑刻。但它最初的意义并不是碑刻,而是个“房子”,供一位得道高僧修行,高僧圆寂,人们把这段枯木供奉起来,并为它建房,房子名叫“枯木庵”。这便是如今名满天下的古刹“雪峰寺”的最初缘起。

    枯木的“居所”坏了,现在,闽侯县博物馆近期组织重修,预计重修工程在今年五六月份完工。

    枯木庵两侧加建两间小阁楼

    即使“树腹碑”有着传奇辉煌的历史,作为一个普通游客,也未必看得懂。有一次,几位广东游客来枯木庵参观,闽侯县博物馆曾馆长跟在他们后面。进庵不到5分钟,几位游客就出来了。曾馆长问:“这么快就完了?”

    “是啊,就一截朽木头,有什么好看的?”“来来来,我给你们讲讲。”

    曾馆长当了一回义务导游,经过他的讲述,上述几位游客看了半个小时还没有离开,他们发现这块朽木非同一般。这在福州地方志文物志中可以找到详细介绍:“‘树腹碑’在闽侯县大湖乡雪峰寺枯木庵内,相传为唐咸通年间(860-874年)开山祖师义存初入雪峰山的栖宿处。枯木无枝梢,高3.32米,围7.13米,树腹朽空,表层厚约0.07米,南向开一门,树腹中可容十余人。腹壁题刻,楷书直下计3行,字径12厘米。”

    其中有一段很清晰的文字曰:“维唐天祐乙丑岁,造庵子及作水池,约伍仟馀功,于时廉主王大王。”这是记载闽王王审知于公元905年资助兴建枯木庵的史实。“用笔挺拔遒劲,具有较高的书法艺术水平,金石家称为‘树腹碑’。”碑的下半段有七字遭火灼烧,史料记载是在光绪年间被烧,而雪峰寺明深法师说是在“文革”时期被烧过。

    另外,树腹内外壁原来还有宋、元、明各代的题刻26处,但现在还能清晰辨认的甚少,只有宋代李纲的纪游题刻,还可辨认些字迹,“余皆漫漶难识。”

    “我们这次特意在枯木庵两侧加建两间小的阁楼,将来在里边用声音和图像等立体讲述‘树腹碑’的历史,游客便能更直观地了解它的价值了。”曾馆长说,从旅游的角度讲,这个想法不错。

    义存祖师曾在枯木腹内参禅

    现存枯木内祭祀着义存祖师像。据《福州雪峰山故真觉大师碑铭》载:义存俗姓曾,讳勉,于唐穆宗长庆二年出生,生于泉州南安县,世寿八十七岁。十二岁便开始礼佛,“自王父而下,皆友僧亲佛,清净谨志。”

    后来“信士蓝文卿,仰慕义存之德学,把陈洋之地施舍给义存,于所居东池侧古树创庵,请义存驻锡,即今枯木庵。”雪峰寺明深法师称,在没有得道之前,他们的开山祖师义存在这截枯木中参禅。

    “枯木应是‘柽杉’,枯的时候,已经有2000多年了,从义存到现在又1000多年了,所以这个枯木树干整个有3000多年的历史了。”曾馆长说,但东南快报记者发现也有报道称枯木是樟木。

    得道后的义存在枯木庵对面建起雪峰寺,并做了住持。“自此道隆雪峰,名扬远近。天下禅者,莫不归往。”

    义存的影响力大到什么程度呢?连王审知都去听他讲道了。“王审知也常于义存法席听法,受到义存的感化,舍钱三十万,为雪峰寺创横屋二十间。光化元年(898年),王审知又请义存及其高徒玄沙师备入府,为他讲说禅法要义。受益颇深,起大信心,立誓受持佛法,终无退志,故又舍四十万,建大殿堂宇百千余间。”这是雪峰寺明深法师的说法,据“树腹碑”上的记载,王审知舍钱修建寺院应是实情。

    《祖堂集》卷七《雪峰传》载,“义存弟子一时遍及八闽和江南各地,成为当时同辈禅师中弟子最多影响最大的禅师,在禅门中形成了声势浩大的雪峰法系。”鉴于义存在禅学中的崇高地位,信众保护他的“故居”也就不难理解了。

    重建的枯木庵要比以前高大许多

    既然保护“树腹碑”意义重大,给它重建屋宇也要精选材木料。这次重建是一个仿唐建筑,木料大多从外国进口。老挝花梨木、马来西亚山樟木、印尼波罗格、巴西花梨木。“这些木头的造价非常高。”曾馆长说。具体一根多少钱还不得而知,但他预计整个重修过程需要300万元,工程相关负责人黄先生则表示,目前还没有结算,费用可能还会增加。

    “枯木庵”位于雪峰山南面,跟雪峰寺相对而据。由于地处阴面,潮湿阴冷,工人在屋顶施工,地面还是白白的霜。且经受多次暴雨雪灾等侵袭,庵顶瓦破椽腐,部分墙基坍塌,墙体开裂,急需修复。质地坚硬的花梨木等木材是首选,但是这些珍贵木材在国内罕有尺寸足够大的。长十几米,直径五十多厘米的大木,只能从国外进口。

    用这些坚久耐用的木料把“枯木庵”修建的也更加“高大上”。曾馆长说,重建的“枯木庵”要比以前高大许多,通风更好,让庵中湿度不要太大,同时,使游客也能跟“树腹碑”保持一定的距离,有利于保护“树腹碑”。

    覆盖屋顶的瓦当也是从江苏运过来的,工程相关负责人黄先生说,福州本地瓦当都是机器做的,质量差。他们要的是“土窑烧的琉璃瓦”,虽然造价比福建本地琉璃瓦高好几倍,但质量过硬。

    福建古建筑专家陈朝军表示,如果不要重建,而把以前旧的“枯木庵”保留下来,在原来的基础上“拔高”它,将更有利于文物保护,因为“枯木庵”虽然主要是为了保护“树腹碑”,但庵本身也是附属文物,但这种设想造价太高,也要求很高的施工技巧,很难办到。

(网络编辑:蒋成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