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来到福州通!

福马路最勤劳环卫工被一90后女司机撞成脑死亡

看不过快车道有司机随手丢的垃圾 上前清理后发生悲剧 离她回四川老家含饴弄孙还有十天

时间: 2014-11-21 07:01:08        来源:东南快报    进入论坛
凡东南快报、东快网原创的新闻稿,未经明确授权,谢绝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东快热线:968977,技术热线:18959114114。
 
\
 伤者的住所
\
 在急诊门口,肇事司机一直抹泪

    东快记者熊建鹏李欢腾吴剑杰林良划文/图

    昨天,天还没亮,52岁的女环卫工周建珍开始她一天的工作。7点40分左右,福建省肿瘤医院大门口附近,福马路自东向西的快车道上,有司机丢下了垃圾,周建珍上前清理,一辆蓝绿色轿车驶过,周建珍倒地昏迷不醒,被撞成脑死亡,只剩下心跳。

    肇事的90后女司机小郑吓得瞠目结舌。一场车祸,两个女人的命运被改写。

    在快车道清理垃圾

    环卫工被撞脑死亡 只剩心跳

    昨天凌晨4点,当环卫工向阿姨来到福建省肿瘤医院附近清扫路面时,她发现她的工友周建珍早就来了,“我看她已经在那里呼啦呼啦扫半天了。”因为昨天该路段要检查,所以周建珍凌晨3点就出工了。

    周建珍是福州东飞环卫工程有限公司晋安区分公司的员工,负责福建省肿瘤医院附近福马路路段的清扫。环卫公司这段路的路段管理员陈小姐说,周建珍是该路段最勤劳的环卫工。

    就是因为太“负责任”,昨天,周建珍出事了。

    经过昨日凌晨几个小时的工作,到昨天七点,该路段已经很干净了。但早上有司机在从东向西的快车道上扔下垃圾,周建珍看不过去,过去清理。

    向阿姨正好在对面路面清扫,她看到周建珍抬起手臂招手挡车,随后,“砰”的一声,周建珍胖胖的身躯飞了出去,躺在了路中央。

    在福建省肿瘤医院打工的唐大叔看到有人躺在马路上,上前查看,他曾用手指掐对方的人中,没有任何效果。

    最开始出诊的是福建省第二人民医院东二环分院的医生,但医生发现伤情较重,救护车直接把伤者送到了福建省立医院。

    昨天早上8点20分开始抢救,直到下午2点左右,主治医生走出急救室告诉家属,患者脑内全是淤血,已经脑死亡,只有心脏还在跳动。

    家属没有放弃抢救的希望,周建珍的儿子儿媳和几位邻居昨天晚上一直守在医院。晋安区交巡警大队民警说,等医院抢救完之后,再做事故责任认定。

    远近有名的能人

    她是福马路最勤劳的环卫工

    东南快报记者在现场没有发现一滴血迹。一位在附近作业的园林工人称,当时伤者嘴巴微张,只有几滴口水流出。

    如果不出意外,周建珍清扫路面至12点时,将下班回家接孙子孙女,顺便给在工地打工的儿子儿媳做饭。

    周建珍的勤劳能干是在村里出了名的,她的老家在四川达州清溪场镇通济村。周建珍的老伴儿说,十几年前,他们还在老家的时候,干农活,周建珍又利索又勤快,每天早晨,他们家的炊烟总是在村里最先升起。

    家人不让周建珍出来打工,但她闲不住,总要找个事干。做环卫工,她一个月能领到2300块钱,由于其认真负责,福马路又很难清扫,她比别人多500块的补助。

    作为工友兼邻居的向阿姨印象深刻,“她的早起是出了名的!”“每天三四点钟就能听到她下楼的声音。”邻居大哥称,白天很少能见到她,有时候周建珍要加班,他们都已经睡了。在十多年的相处中,相互之间几乎没有闹过矛盾。

    与周建珍做了多年的邻居大哥告诉记者,算一算周建珍已经来福州十余年了。听到这个消息,他都不敢相信。在同邻居大哥的交谈中,他多次问到周建珍的伤情,似乎想得到一句“伤情没什么大碍”的回答。

    来到福州后,周建珍帮自己的儿子儿媳带孩子,一边带孩子,一边料理家务,让儿子儿媳安心打工。两个小家伙很依赖奶奶,最近周建珍6岁的孙子和4岁的孙女老说:“奶奶老了咋办?奶奶老了咋办?”被周建珍儿媳狠狠打了一顿,童言无忌的话成了忌讳。

    昨天,孙子孙女没有看到奶奶去学校接他们,晚上奶奶也没有回家。

    最后一个心愿

    距离她回老家含饴弄孙还有十天

    周建珍一家六口在凤坂村居住了十多年,绕过弯弯曲曲的巷道,穿过胡乱交织的电线,两间十几平方米的小屋出现在我们的视线里。此时,一楼的房门还紧锁着。借着邻居房间透出的微弱灯光,挂在房门上的橙黄色带着反光条的环卫背心,显得异常扎眼。

    在周建珍所住的三楼房间内光线昏暗,两个小家伙在板凳和木板简易搭成的床铺边上看电视。现年60岁的周建珍爱人李吉国听闻爱人出车祸后,忍着悲痛从工地赶回家。李吉国已经做了十多年的杂工,做些简单的水电管道修理,儿子儿媳也是一样,没有稳定的工资收入,一家人只能勉强维持家里的开支。

    当晚8点半左右,儿媳罗秀从医院探望归来,她的脸上写满了沮丧。她打算明天带两个小孩去医院看望奶奶,但她顾不及多说,便匆匆地赶往楼下准备饭菜。因为突如其来的事故,在前面几个小时里,家里人根本没有心思吃饭。

    凤坂村就要拆迁了,周建珍说,他们要搬家到白湖亭,这个月是她最后一个月在福马路上班。她跟路段管理员陈小姐讲,“太远了,以后就不来了。”她以后要全心带小孩,她儿子李波和家人商量,准备让她带两个小孩回老家上学。

    在福州上学太贵了,两个小孩上幼儿园,“一个月就要800块。”周建珍的儿媳介绍,她和老公在工地打工,一天200元左右。

    距离她回老家含饴弄孙还有十天,没想到,昨日她倒在了马路上,她人生的最后一个愿望没有来得及实现。

    楼道里,摆着他们烧水用的水壶,还有部分食具。从周建珍家里发出的昏黄灯光透过窗户,照亮了深黑的巷弄。这本是她熟悉的场景,但昨夜,她却没路过。

    吓得发抖的肇事司机

    独自在福州打工 开车两年多

    昨天上午6点多钟,在汽车公司上班的小郑起床洗刷,准备出发。7点40分左右,小郑驾车从福马路向西行驶,她的目的地是位于梅峰路上汽车公司,她要在一个小时内赶到公司,这是一段不短的路。

    当她驾车经过福建省肿瘤医院大门附近时,撞上了周建珍。

    “我看到一个穿着小西服,二十几岁的小姑娘从车上下来,两腿直抖。”目击者唐大叔说,“她一直在打电话。”

    在省立医院,小郑叫来七八位同事陪她。昨天下午,周建珍女儿责怪她怎么开车的,她哭着说:“我也不知道啊,姐!”

    小郑自称开车两年多了。她曾对负责该路段清洁工作的路段管理员小陈表示,事发时路上车多人多,她前边有辆小车挡住了她的视线,没有看到环卫工周建珍,致使悲剧发生。

    昨天,小郑被吓得不轻,一个下午一直哭。1990年出生的小郑,老家在南平的一个小山村。她独自一人在福州上班,哥哥正在赶往福州的途中。

(网络编辑:孔德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