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来到福州通!

莆田烧伤少女开始了闽首例“中国式换脸术”

时间: 2014-10-10 07:37:01        来源:东南快报    进入论坛
凡东南快报、东快网原创的新闻稿,未经明确授权,谢绝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福建吴浩沛律师事务所。东快热线:968977。
 

  换脸后的剑梅


  从小到大,剑梅的朋友很少,一只手掌都能数得过来


2013年10月24日,莆田烧伤少女剑梅开始了我省首例“中国式换脸术”,现场的医院专家们在对伤者的病情进行现场研究


 2014年3月5日,剑梅被推进手术室。进行旋转移位“新脸”手术,同时进行面部设计,手术分为6个步骤,耗时约10小时


2014年3月28日,医生们对剑梅脸部五官进行复位。在安全情况下,削除凹凸不平的疤痕,并对她的口狭窄、眼睑外翻等畸形进行松解复位等


2014年4月15日,剑梅进行新脸的固定缝合。“新脸”的覆盖手术,不是简单地缝合,要考虑到她以后的表情对称性和皮下和肌肉的深部固定


2014年9月2日,记者再次联系到了剑梅,已经出院的剑梅因为贫困的家庭原因,不得不自行出去找工作,但都因为“丑陋”的面孔,被拒之门外


剑梅的家中,仅摆放着几件简陋的家具,为了给她治疗,家里已经负债累累

     5岁时,一场无情的大火,她的脸和双手重度烧伤面积高达95%左右。

    苦苦等待了11年,在点滴爱心的接力下,她等来了治疗的机会。

    历经辛苦而漫长的3年,她成为我省真人“换脸”第一人。

    距离最后一次新脸的微整形手术,已经过去了3个多月时间,这个来自莆田小渔村的18岁姑娘剑梅,要用“新脸”展开新的生活,还顺利吗?

    10月1日,东南快报记者联系上了剑梅的父亲老许。

    “苦啊!”老许说完这两个字停顿了好几秒钟。在回忆起过去3个月来,女儿的情况,这个50岁,正值壮年的男子,所有的无奈和辛酸瞬间喷涌而出。

    老许说,回去后,他就为剑梅复学的事情而忙碌。但是足足落下了3年的功课,剑梅的功课落下了太多,想要再跟上谈何容易。

    剑梅自己知道要跟正常的同龄人一样继续求学不现实,因此没有太多的挣扎,她放弃了,而是兴致勃勃地想找一份工作。

    或许从之前的多次沟通中,老许就已经料到了剑梅会有这样的决定。

    但是第一次的找工经历,却给“换脸”后的剑梅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老许说,烧伤后剑梅的手部目前已经恢复到最好的状态,但还是限制了她,很多事情她想做,但心有余而力不足。

    普通人轻易做到的事情,剑梅要做起来就特别缓慢吃力,因此遭到了拒绝。为此,剑梅哭了整整一个礼拜,接着也不出门了,就呆在家里。

    想起女儿换脸前前后后的变化,老许的心也跟着起起落落,百感交集。5岁烧伤后,剑梅因为饱受冷眼,变得声如蚊呐,不敢抬头见人;17岁时在经历了医生的“千雕万琢”后换了新颜,好不容易重新展露笑脸,大方站到了人前。

    “换脸后,她(剑梅)一直心怀感激,说要好好加油,可是……现在她已经18岁了,稍微懂事了,她会自己怪自己。”老许说到此,为了女儿无法摆脱的自责和自卑感到十分心疼。

    老许说,在同乡律师许仙源、省妇联、省妇女儿童发展基金会的帮助下,社会各界的爱心人士和单位一共给剑梅捐助了22万多元的善款。这让他们一家人非常感激。

    但同时,为了给剑梅治病,整整3年的时间,夫妻俩也都陪着女儿,而这也拖垮了整个家的经济。

    剑梅未来该怎么办?没有时间让老许一家思考太多。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尽最大的能耐为女儿的未来努力。

    在剑梅找工作的事暂停后,老许就立即出发到古田打工,他希望可以多赚点钱,给女儿筹集一些手术费。半个月前,老许的妻子也来到了古田找工。目前,夫妻俩一个给人打海带,一个帮人煮饭。

    目前,在外打工的老许隔段时间就会打电话回老家,了解女儿的最新情况。而剑梅的一举一动也牵动着这个50岁父亲的心。女儿最近跟同学有联系了,这样的消息会让老许开心上好几天。

    东快记者吕诚林雅摄影报道

    记者手记

    换脸只是开始

    在2013年10月11日,在协和医院第一次见到这个严重烧伤的17岁少女,花了近1年的时间,在肩胸部养活皮瓣,为换脸做准备,见到生人,脸上有些羞涩与不安。

    3天后,这名少女在经过了10多个小时的手术后,在12年后获得了一张全新的脸,成为了福建省中国式换脸的第一人。

    手术后半个多月,再见少女,她的新脸成功“活了”,烧伤后第一次照镜子的她,开心地笑了。虽然此时她的“新脸”还没有完全拆线,右脸还有红斑(静脉淤血)没有完全消退,但她开心地跟记者交流着。

    接下来,就是一个漫长的恢复期。

    2014年1月21日,记者特意来到剑梅莆田老家,家徒四壁,跟隔壁邻居家,完全是两个世界。不过,戴着面罩的少女在言谈中,充满了期待。

    就这样为了呵护好这张新脸,她当了4个月面罩人,虽然很想出去吹吹海风,可她哪儿都不能去。为了五官更加自然,2014年3月5日,少女进行了“精雕”。从言谈中,可以感受到她的心情不错,显然对于外观还是满意的。

    3月28日,一名爱心文绣眉工作的技师给少女绣了眉毛。

    7月5月,爱心人士的善款用尽,少女最后一次微整形手术,带着祝福和茫然离开了奔波3年的医院,展开未来的新生活。

    “我会好好加油的!”少女离开时的话,还一直在记者耳边回荡。从交谈中,少女一直非常渴望融入社会,她希望别人把她当成一个普通人。可是走在街头,少女的样子总是让人另眼相看。她很想学一些专业,掌握一些技能,烧伤带来的后遗症,总让她感觉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果不是烧伤,她的世界或许是另外一番模样。

    如今换了一副模样,但是少女因为严重烧伤后的10多年造成的自闭和自卑的阴影仍没有完全离去。

    看着在点滴爱心的接力下,女孩一天天变美。换脸给她的未来画了起点,可是接下来的路,这个初成年的女孩还需要更多的勇气和援手。            东快记者吕诚

(网络编辑:陈文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