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来到福州通!

榕城七旬老头的72变快乐潮生活

夜晚是杰克逊,白天是曹雪芹,偶尔还客串李时珍

时间: 2014-07-07 14:37:04        来源:东快网    进入论坛
凡东南快报、东快网原创的新闻稿,未经明确授权,谢绝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福建吴浩沛律师事务所。东快热线:968977。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公的号子/看惯了船上的白帆……”

     每天晚上7点左右,台江万达广场上,现年71岁的黄孔森都会伴随着音乐跳“自创健身舞”。

     头戴黑色绣红星的帽子,身背红色的小收音机,手拿发红光的溜溜球,他时而摇头摆尾,时而表情精怪的欢乐舞蹈,每晚都会吸引大批市民围观、拍照,视频可登陆东快网点击查看。

     初见,这位在广场上旁若无人陶醉在自己舞蹈世界里的老头,很多人第一感觉是“这不会是个疯子吧?”但你能想象这个快乐的“疯老头”,安静时坐在图书馆里看书、写字时的情景么?另外,他还是位养花达人,每周末还会把自己养的花草送到花鸟市场去卖……

    “我还自学了中医,目前正在整理资料,准备写一本关于各类药材的书呢。”昨日,与东南快报聊起自己的快乐晚年生活,黄依伯笑道。这个夜晚像杰克逊一样为舞蹈疯狂,白天又如曹雪芹、李时珍一样写书,研究中草药的老人,到底有着怎样精彩的生活?咱一起看看!
    
    脖挂小收音机沿街把舞跳
    他被人笑称老年版“杰克逊”
   
    霓虹灯闪烁的广场上,沿街店面里的服务员们,突然听到了一阵欢快、流动的音乐声。“肯定又是那个跳舞的老头来啦!”一位食品店里的女服务员,说完便放下手上的活,拉着同事,跑到店门口看起了热闹。

    踩着欢快舞步跳到了她们面前的黄依伯,一边随着音乐节奏摇晃着身体,一边挥着手,冲姑娘们笑着挥起了手。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对着自己亮起的闪光灯越来越频繁,黄依伯跳得更起劲了。他摇摆着身体,还乐呵呵地伸出手,仿佛要邀请围观看热闹的人加入他的舞蹈节奏……

   “他经常来跳舞,我已经看到过好多次了,见怪不怪了。”广场的一位安保人员也跟着老人摇摆的节奏晃动起了他肥胖的身体。“我这是自创的健身舞啊,跟着我跳,可以强身健体。”黄依伯跳舞时,几乎逢人就介绍。

    这天第一次见到黄依伯跳舞的市民李先生,虽认为老人家的舞跳得一般,但却很欣赏老人家的心态。他说,“老人家就是要会给自己找点乐子”。不过,也有人受不了黄依伯这自High的舞蹈,赵女士称“毕竟那么大年纪了,这样跳有点夸张”。虽然,对黄依伯在广场忘我跳舞这事,大伙的看法不太一样,但大伙还是挺欣赏这位老年版“杰克逊”的乐观心态。
   
    自带绿植上图书馆看书、写书
    他是省图工作人员印象深刻的“占座哥”
   
    动起来,活脱脱的一个“舞疯子”,可能是大多数在广场上见过他跳舞的人,对黄依伯的印象。但福建省图书馆工作人员印象里的黄依伯,却是另外的模样——搬来几盆绿色植物以便长期“占座”,几乎每天都会在图书馆坐上大半天,静静看书、埋头写字的书迷。

   “我平时白天都在省图书馆看书、写书,晚上才出去溜达,跳舞,跟别人聊天。”黄老伯说,他每天大多数时间是在图书馆里度过的。因为几乎每天都泡在图书馆里,黄依伯与省图工作人员很熟,他书桌上自己整理的读书笔记里,还放满了省图工作人员送他的书签。黄依伯笑称,他如今在研究文史,他正在写一本戏说历史的书,想把原本一些枯燥的知识,换个有趣的说法,让大家乐于学习和接受。

    经常在图书馆三楼看书的林先生告诉东快记者,他对黄依伯印象比较深刻,是因为他是每天来图书馆看书时间最长,年纪最长的人。“另外,他看书又很认真,总是边看边写,比较特别。”林先生说。

    “他自带了花草过来‘占座’,几乎每天都没缺席,我们私下都称他为‘占座哥’,挺好学的一位老人家,我们很尊敬他。”省图一位工作人员感慨。
   
    一庭花草半床书
    这位城市花农还是位俏郎中
   
    在省图看完书后,东快记者跟黄依伯一起回到了他在台江区亚峰社区一栋老旧居民楼9楼的家中。

    一张宽不过一米二的旧式木板床,被堆得满满的书籍资料侵占了几乎“半壁江山”,就是黄依伯的床。

    “我兴趣比较杂,好多书都看一点,最感兴趣的是中医。”老伯小心翼翼地翻出了他在书摊上淘出来的中医书。他说:“别人不要的,我都当宝贝。”

    从大半床的书堆里,黄依伯翻出了一大本厚厚的“医学笔记”,上面有他从报纸上剪下来的医学常识,还有他自己记录的一些中医知识。“医学笔记”手记部分甚至有总纲,图形表格应有尽有,全部是黄老伯自学中医三十几年的成果。

    “他上的是师范学校,没学过中医。但是现在他有点小病小痛都是自己开药方到药房抓药治的。”黄老伯的老伴向记者展示了老伯自开的一沓子药方,语气中颇有点自豪。当被问到,老伯每天都出去跑,“不着家”时,她叹了口气,说:“他呀,从年轻的时候就依赖我,家里什么事情都靠我,以前我还有点怨言,但去年他生了场重病,从鬼门关回来,我就看开了,随他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吧。”

    除了中医,黄老伯还有一件醉心了几十年的事情,那就是养花种树。顶楼天台上一片绿意盎然,全部都是老伯自己养的花草,各种种类都有,茉莉花、富贵树、芦荟、葡萄藤等。

    “以前是兴趣,退休后经常挑出去卖,补贴补贴家用。”黄依伯轻描淡写道。不过,黄依伯老伴儿告诉我们:“家里经济压力还是挺大的,他橡胶厂的退休金根本不够用,只能出去卖卖花草凑凑还可以撑过去。”黄依伯见老伴儿打开话匣子,忙笑呵呵地制止:“我们过得还是满足的。”
    
    当天与东快记者聊完,黄老伯又推着他那破旧得几乎连链条都生锈了的自行车,两边挂上编织篮,装着十多盆花草,一路笑呵呵地推到花鸟市场门口,找个树荫,摆起了他的小摊子。

    生活可以有千百种模样,黄老伯的尤为多样,既可安静写书,也能癫狂跳舞,既能自学中医,也能卖花谋生,在72变的生活中,他的每一天都那样有滋有味儿。

 


(网络编辑:郑海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