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您来到福州通!

建筑学博士“上书”呼吁保住福州近现代工业遗产

全国20名专家签名支持保护福建新华印刷厂木构老厂房

时间: 2014-06-21 10:39:11        来源:东南快报    进入论坛
凡东南快报、东快网原创的新闻稿,未经明确授权,谢绝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法律顾问:福建谨而信律师事务所、福建吴浩沛律师事务所。东快热线:968977。
 
\
 保存完好的上世纪50年代的木结构厂房如今福建省内已较少见

\
季宏老师向记者介绍保护方案

\
20位权威专家联名签字
     
    □东快记者寇思琴文/图

    近三个月以来,福州大学建筑学院教师、建筑学博士季宏,为福建新华印刷厂的几座老厂奔走呼吁着。

    他,带着一份文字材料,上北京,在中国文物协会工业遗产委员会成立大会上,让与会的20位文物界、文化界权威专家联名签字,支持他对这几座老厂房的保护建议。

    这位性格温和的建筑学博士,为何对几座木构老厂房比那些在工厂待了大半辈子的老印刷工还要有感情,还要不舍它们的被拆?

    “因为我和学生对厂内的工业历史建筑进行了抢救性记录,我们希望保留下来的老厂房成为有‘身份’的工业历史建筑,它们是福州近现代工业文明的代表。”季宏说。

    除了想要留下福建新华印刷厂1956年始建的几座木构厂房外,季宏与支持他的专家、学者们还希望通过此举,引发福州的工业遗产专项普查。

    “在全国很多城市,如洛阳、沈阳、太原、西安、天津、北京、上海等这些城市,都已基本完成工业遗产的专项调研、普查和认定,但在福州这些还都是空白的。”季宏认为,福州市工业历史建筑的普查与认定已刻不容缓。

    一条微博让他奔劳了近三个月

    “如果四座保不住,哪怕留两座也行”

    “今早在福州看到木结构厂房,现为印刷厂,还在使用,规模很大,质量很高。据说要拆了,建议应作为近现代工业遗产保留下来,这些记忆对一个有历史的城市太重要了!”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副总建筑师曹晓昕,3月28日深夜发出这条微博。正因此,季宏近三个月都在忙碌着。

    先是几经周折,征得印刷厂各级领导同意后,季宏才得以带着一群学生走进老厂房参观、调研,进行了长达一个月的测绘工作。随后,又花了近一个月时间,跑福州市城建档案馆调历史图档,伏案绘图,寻思规划保护方案。

    考虑到保留老厂房会让“产权所有者”,因开发利用的经济价值而很难为文物或文化遗产做过多让步,季宏称,他一直是以保护和开发并重为中心,来做《福建新华印刷厂工业历史建筑测绘与保护建议》这份材料的。为了让自己的保护建议有被采用的可能性,他甚至一开始就痛心地做好了“让步”的方案。从他绘图标示出来的整体保护方案,到分区保护方案,再到孤岛式保护方案,可以看出他已做好了承受最坏结果的打算。

    “如果四座保不住,哪怕留两座也行啊!”季宏感慨道。他一边整理自己前后费时近三个月绘制出来的保护建议文件,寄给各级部门的呼吁材料,还有中国文物协会工业遗产委员会成立大会上20位专家、学者签名支持他的文档;一边又暗自伤神,做了这么多工作,为何还没有收到任何一方的回应?

    这位平时不怎么上网的老师,甚至在6月11日,让自己同为大学老师的妻子帮他注册了一个微博。但他的微博至今只有一条内容,便是呼吁福州各相关部门和社会各界关注福建新华印刷厂的工业历史建筑。

    这位可爱的大学老师,甚至急到在福州市便民呼叫中心12345网站上投诉,晒出了他那份有众多重量级人物签名支持的《福建新华印刷厂工业遗产保护建议》,还详细地介绍了每位签名者的身份,“谢辰生:国家文物局原顾问,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张廷皓: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原院长;吕舟: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中国建筑学会建筑史学分会理事长;刘伯英: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中国文物学会工业遗产委员会会长……”

    季宏之所以这样焦急,是因为他偶然看到了《福州新华文化城项目选址论证报告》,从该报告来看,他奔走呼吁保护的几座木构老厂房,将无一保留。

    “我希望哪怕就是只留下两座也好!那么多权威专家、学者签字支持应保留的工业历史建筑,定然是有一定保留价值的!”但目前呼吁的进展,却让季宏有些焦急。他甚至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将来非要拆得一座不剩,他就算去找赞助,也要从拆迁现场把两座木构老厂房的原材料收回来。

    基于奔走呼吁所经历的一切和目前的结果,季宏希望福州近现代工业遗产的保护,能引起相关部门和社会各界的关注。他说,福州市工业历史建筑的普查与认定,已刻不容缓。

    天津碱厂便是前车之鉴

    “只希望将来没人后悔”

    季宏对福建新华印刷厂木构老厂房的关注和保护呼吁,并非一时兴起。事实上,这个才34岁的建筑学博士,早在天津大学读博时,就与自己的导师徐苏斌,在天津抢救过不少工业历史建筑。那些被他和导师从拆迁中保护下来的工业历史建筑,有的已成为了天津知名的人文景点,有的甚至还正与其他地方的工业历史建筑一起申报世界文化遗产。

    “我与徐苏斌老师一起参与过天津大沽船坞、北塘炮台、天津碱厂的保护工作,在城市变迁里,它们也都曾有过被拆的危险。”季宏说。保留下来的天津大沽船坞,如今正与福州马尾船政、上海江南造船厂,联合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北塘炮台,也已成为天津市文物保护单位。

    “天津碱厂,福建人应该知道。它是你们福建闽侯人侯德榜院士创建的工厂。”季宏介绍。

    当年天津碱厂停产后,正是季宏经过评估后起草的保护建议。按他的保护建议,保留的工业历史建筑占地面积,仅为天津碱厂生产区150公顷中的10公顷,其他区域可以进行城市更新,保护建议得到国家文物局的认可。然而,拆迁后的遗存,仅保留下3座半工业历史建筑。其后,地方政府又计划将原生产区用地范围150公顷中的近50公顷用地,以重建被拆除老厂房的方式,建设遗址公园。

    “先要拆老厂房,后又要仿建,如果一开始就按照我们的保护建议去做,那就很理想了。客观地说,天津碱厂仅存3座半工业历史建筑的保护现状并不理想。”季宏叹息。他说,他现在想要保留几座福建新华印刷厂始建初期的老厂房,就是希望福建新华印刷厂不要重蹈覆辙,将来像天津碱厂一样后悔。

    福建新华印刷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工作人员表示,季宏老师精心编印出来的《福建新华印刷厂工业遗产保护建议》有送他们一套,但目前他们只是将该材料做老厂房的档案来留底,至于季宏老师所做的努力是否能把老厂房保留住,他们并“不清楚”。

    “现在在你们福建自己的地方,要保住你们自己的工业遗产,国内权威专家、学者都联名支持了,我期待等到一个好结果。”季宏说。

(网络编辑:蒋成斌)